废话


以下是几点废话式的补充。

统一回复,会整理一个最完整的文包,内收完结文,整理完后发在lo上,lo上的完结文全部删除,未完结文保留。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只是淡圈而已。两个孩子的生日看似遥不可及实则近在咫尺,在这里提前祝他们俩生日快乐,以后会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了。

出不出书这件事情,考虑了很久,对原文没有进行适当的删减修改,仍然是不确定的,可能要等很久以后,也可能只能在屏幕前才看得到文,不过也没关系,一起喜欢凯源很棒,很高兴能和大家一起度过我这段超级喜欢他们两个的时间。

热度什么的不重要,只要有一颗真正喜欢凯源的心就足够了,希望大家学习顺利,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希望凯源好好唱歌,好好长大。...

 


  @言若 用最初的心所待之人,我会记得,我欠你一封长信,愿喜欢变成温柔的微风,从我这儿吹到你身边,一起加油吧,辛苦你写的信件,虽然我没收到,但我读到了心意。

个人工作室,单飞不解散。

很怀念他们在一块的时候说说笑笑的氛围,每一帧每一秒都恰到好处,一起努力,一起奋斗,在接受个人采访的时候也会提到彼此的名字,聊到彼此的事情,那段时光如今看来太短暂,也太漫长。 太短暂和太漫长彼此矛盾,但时光短暂,记忆却久远,让我想起14年的暑假我看到他们闪闪发亮的眼睛,眼睛里有追求梦想的星光。 事到如今我总是会想,我是因为什么才喜欢他们的,在那个组合刚出道不久大家吐槽一片的时候,我默默地关注了他...

 

@言若
过节了耶,七夕快乐qwq
其实对于一对cp,默默喜欢和守护好像更好吧。
从前的我们畅聊,现在的我陪着你一起沉默,emmmm……算了算多久没有聊天了咧?很久很久了。
但我们对彼此都心知肚明,一起喜欢凯源的感觉很棒,曾经跟你一起聊天的时候也很开心,就算现在我基本手机应用除了必要的,只用lo了,我也喜欢你呀(´▽`ʃƪ)
每一天都要开心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不多说啦,雪宝儿好好过节喔(●'◡'●)ノ❤

 

【凯源】深爱者

我该拿什么去留住你,渔网,还是喜欢你的心?

——《深爱者》

渔民,以捕鱼经营为生。

海边的人们都说王俊凯年纪轻轻就当渔民太不合适了,如果不是因为父母双亡,他现在会跟其他孩子一样,到城市里去,只是意外总是避免不了的。其他人多次聚众储钱,要给这个孩子继续到城里上学的机会,但孩子都拒绝了。

他住在蓝绿海边,虽然名字叫做蓝绿海,但水跟其他的海域没有差别,如果一定要说点不同的话,那就是更干净些。蓝绿海边除了王俊凯,分别就是年长的老人和二三十岁的大人了,那些人的孩子都在城里,偶尔才回来看看。

原本是王俊凯的父母捕鱼赚钱,现在换成了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好心的人们见劝不过了,只好手把手教他如何...

 

【凯源】温柔的风


我只要你,像你的,模仿你的,性格像,习惯像,和你有再多的共同点,那都不是你。

——《温柔的风》

“啊,让我想想……”

总算好不容易组合合体了一回,准备演出之前,他站着给坐在床上的他吹头发,尽管他并不想连这点小事情都麻烦他,但他就是爱帮他原本自己就能做到的事情。

他的眼睫毛因为刘海剪得又短又整齐而显得更长了,红唇上还遗留着刚刚吃完烤肠的油腻,他啧了一声,操心道怎么现在还那么喜欢吃烤肠,还是少吃点好。

他爱吃的习惯应该是改不了了吧,他无可奈何地揉着他的头发,被他一手拍掉,听那人道我不是小孩子了,他哈哈笑了几声,回应说好好好,你是大孩子。

“我们有多久没在公共场合合唱了呀?”他舔舔油...

 

【凯源】他是我的人(上)

★出场人员:K旋,R风, @落尘公子@长风如远@言若@王源大老婆,  @你要对我好一点 ,  @许安然@芝士烧@弥那@倾心·TFOVERDOES , @花花@是源儿哥好吗@梦冷诺

[除了K旋和R风外的出场人员是在之前我发的lo征集ID中抽的]

——《他是我的人》

R风做网配这个工作不久,在他看来只是一时起了兴趣,等到一定的时间段也许就会默默地做回作家的身份了,目前为止他就出过一本书。

他很喜欢写作,配音这是业余的爱好。写作可以表达他内心的情感,把自己的一些事情都坦露出去,动静结合地去构成一篇篇文章,而配音,...

 

【凯源】温柔的风

我跟你一起去骑车吧,记得带上那温柔的风。

——《温柔的风》

他很喜欢听温柔的歌,因为那些歌让这些浮躁的心沉静下来,伸出手就可以触碰到指尖上的阳光,回头就能够看见身后跟他一起骑自行车的人,相视一笑。

是谁说,在这么浮躁的年纪上,追名逐利是千篇一律的,这句话太绝对,太肯定,偏离了他们。

几年前他和他在采访中不断提及到一个词“冰岛”,在大型演唱会上,他听到粉丝群中喊着同一个词语,喊得最大声的,是蓝绿聚集的地方,他的眼里浮现出笑意。

“他们说,冰岛。”

是啊,明明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词语,只是一个地名,却在他和他口中提了一遍又一遍,让这个普普通通的词语,有了浪漫的感觉,理由各种各样,就是想要...

 

夏秋快乐!
我们还有好多好多个十年!
(●'◡'●)ノ❤笔芯,从心。

 

【凯源】爱情效应


“因为双向暗恋的两个人,都会胡思乱想,却没有想过,他们会在一起。”

——《爱情效应》

抛硬币真能测出心里真正的想法吗?

有人深信不疑,也有人半信半疑,其中议论纷纷的人很多,硬币本身应该要是跟纸币一样的用途,用在买卖上,毕竟硬币也是钱,但它被人们玩出了新花样,久而久之,就有人开始说,抛硬币能测出内心真正的想法。

可这样的说法,并没有任何事,任何人可以证明,那些深信不疑的人说是真的,而那些半信半疑的人多半偏向怀疑的角度,大家都各执一词。

高一(6)班的王源经常在家里收藏硬币,2001年的,2002年等等,那些新的旧的硬币都放在一个小盒子里,却从没拿出去花掉过,这零碎小事,不告诉其他人...

 

【凯源】明箭暗枪(五)


明箭暗枪(五)

模模糊糊的回忆到此为止,王源站在墓前,低垂着眼看着墓上刻上的姓名和图片,下了大雨,他手撑着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眨着泛红的眼睛再也不敢像小时候那样胡闹。

虽然回忆里很多场景都还原不起来了,但父亲有时候的一言一语让他记忆犹新,父亲知道年纪轻轻的王源用枪非常危险,却又放任着他跟着周叔学开枪,很久之后等他熟悉了枪这个危险的东西,父亲就告诉他:“记住,我们用枪是为了正义的事情,没有在这个起点,就不许开枪。”

王源当时觉得父亲的正义感爆棚了,一直以来虽然很多时候父亲早出晚归,但他练枪的时候,父亲却时时刻刻关注着他,当时他听到父亲讲了这句话,眼睛也一瞬间亮了起来:“您看我像是...

 


蓝鲸(下)

为什么速度那么快?王源连回应都没敢,只是对方在等待着,又重复了几遍同样的话,他实在没法逃避,只好开了灯,蹑手蹑脚地到门口开门。

其实说实话,如果他没有不由自主去想那些类似的恐怖片情节,开个门绝对不会那么怂,摸索了好几回才开,哪知道对方戴了个面具,还穿着披风,让他想起燕礼服假面。不过为什么要那么神秘,还穿披风,这他就没敢问了。

可他哪会是那样的人设,这个人在想方设法让他走末路啊……

“……”

“……”

面面相觑却没了话题,最终还是面具人咳嗽几声掩盖尴尬,虽然戴着面具,但王源还是可以看见他没被面具遮住的双眼,没错的话,那眼睛是桃花眼啊,勾人。

接着就听他说,“我们回房...

 

【凯源】独白


★破镜重圆系列。

——《独白》

飞机外的声音非常刺耳,让乘客们都感到烦躁,那个人心里却联想到了他说的话,语气也想象地一清二楚。

“夏天要结束了。”

“你还赴约吗?”

雨一直在下,城市中的灰尘沉淀下来,好像有什么快要尘埃落定一样。王源透过玻璃窗看着下面的人山人海,一股酸涩的味道充斥着口腔,他慢慢品尝桌上的咖啡。

咖啡是酸涩的吗?不怎么恰当,要么甜些,要么苦些,很少有人认为咖啡是酸涩的,它毕竟不是柠檬汁。只是一些感觉变味之后便会和咖啡混杂在一起,让王源觉得平日里不错的咖啡,味道变得异常奇怪。

桌上还放着一个装满了纸星星的玻璃瓶,这么多年,王源一直没舍得扔,搬家了,换床了,很多东西...

 

♥宝宝节快乐。

虽然我可能已经不算宝宝了,因为经过时光的洗礼,不再像以前那样幼稚天真,但还是会怀念童年,怀念以前是个真宝宝的故事,人真的长大了才会懂,大人经常说的“以前”是怎么回事,有多让人想回到过去,就算过去很累,就算有些片段不想再经历,也是人生里的一大风景。
现在有时候还是会把自己当十岁刚出头的孩子,弯着腰捡在地板上的豆子,在豆子上写字,高高兴兴地过六一节。我想就算童年已经过去,但童心未泯,这还是挺好的。

喜欢凯源快三年了,还会继续喜欢下去,写更多文献给陪我走过青春的凯源,我们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但陪伴就像跨越了千山万水一样,可以没有那么强烈的距离感

我本来就是要,陪着他们一起长大的...

 

【凯源】蓝鲸(上)


★无关真人。

[蓝鲸]

“确定你要加入吗?”

“我…考虑一下。”

“一旦加入,执行任务了就不能反悔,你没有后悔药吃,你只能接受我给你发出的任务并且做到。”

窗帘全给拉上了,凌晨一点的寂静,电脑屏幕的亮光,扑朔迷离的氛围,都让一切变得紧张诡异起来,电脑桌面上的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聊天页面。

对方的名称是“蓝鲸K”

男孩坐在电脑前沉思,回忆着这几个月来无缘无故的霉运,成绩的下滑和父母的不理解让他感到压抑,却又无从释放自己,正想三更半夜起来适当地发泄一下,登了QQ不知不觉就发现了一个名为“蓝鲸联盟”的群,他刚看到的时候给自己打趣,没准又是跟英雄联盟差不多,结果看了群介绍,起了兴趣。...

 

【戬莹】中毒于此

仅以此篇纪念童年里的《超兽武装》,承包高冷沉稳男神龙戬qwq戬莹真的很虐qaq

[中毒于此]

第二平行宇宙。

当龙戬知道被自己亲手杀死的那个女孩就是当年被他救过的小女生时,一切都已经晚了,这并不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境,而是无可逃避的轮回。

“为什么?为什么你救了我,将来又要杀了我呢?”小女孩披着龙戬给他的黑色披风,身子飘在空中,满眼的难以置信,“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连连问了三个为什么,龙戬眼睁睁地看着她渐渐进入冥界,他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他知道,她已经要成为冥王的手下,蝎子王。

内心像被数不胜数的藤蔓死死地缠绕着龙戬,他觉得活着再没什么意思了,正因为悟性很高,从小就不喜欢闹腾,...

 

【凯源】明箭暗枪(四)


明箭暗枪(四)

院子里出现了第二个孩子。

“来者何人?”周擎见到那孩子未经允许擅自闯入院子里,虽然只是个孩子,但也要防着点。那孩子理直气壮地站在那里张口道:“王俊凯,”他转头望向王源,“我想您应该知道。”

周擎回忆了片刻,王源父亲曾经跟他讲过他有个队友的孩子就叫作王俊凯,对枪起码已经达到了熟练的程度,他点了点头,权当王俊凯想跟自家少爷一块练枪,不过也好,两个人实力应该不会相差十万八千里,都是孩子罢了。

王源瞄准了障碍物,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站直了身子,咬紧嘴唇,片刻后开了枪,又一声“砰——”在耳旁响起,王俊凯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截然不同了,之前是平平淡淡毫无波澜,而在王源开枪之后,...

 

【凯源】明箭暗枪(三)


ps:涉及到与枪有关的信息,若出差错请各位自动忽略(就当是文里存在的qaq)

明箭暗枪(三)

阳光入户,男人欣然起行。

这别墅有院子。院子前方摆了几个障碍物,是为了王源学枪而准备的,周叔说这是为了考验精准度,才吩咐了一些人摆放在那儿,王源摆弄着手中的金枪,对它很感兴趣。

“少爷,我们先来学基础的。”周叔看着王源这般欢喜,心里百感交集,王源闻声恢复到严肃的样子,“开始吧。”他做好了挑战,但他还小,对未来会怎么样根本没有详细思考过,周叔觉得也就随便学学就行了。

“弹夹压上子弹,按在枪上,上膛,打开保险,扣扳机。”他把步骤都讲明了,王源一头雾水,一大堆问题冒了出来:“子弹您给我了,弹夹...

 

【凯源】明箭暗枪(二)


明箭暗枪(二)

“毒品开始在市场上肆无忌惮地畅销了,我们必须配合其他警官,把事情安排妥当。”

X区上方笼罩着大片乌云,一场倾盆大雨欲大驾光临于这座城市,作为秘密地区,周围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王源的父亲把手上的白手套脱下来,其他人基本上都有当过警官的经历,只是他并没有。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折叠多次的纸,缓缓把纸摊开,纸上潦草的字引人注目,他解释道:“这是他们明晚要运送毒品的地点,只是没说明要运到哪。”放在桌面上的纸被另一个男人拿起来仔细查看,虽然信息只有地址而已,却也似乎值得研究。

“若是要跟踪的话务必要小心谨慎,我也调查过他们,枪法都不错,”男人的手指在纸上摩擦几下,“贩卖毒品且还...

 

【凯源】明箭暗枪(一)


明箭暗枪(一)

金光闪闪,奇珍异宝。

这是五岁的王源拿到那把枪时浮现出来的第一印象,他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踮起脚尖试图想要拿到桌上的东西,他的父亲见状快步走过来,在王源还未碰到的时候及时将那把枪夺了过去。

诱惑。

王源对这把枪非常好奇,他在父亲面前嘀咕了几句,便张口跟他讲,能不能把枪送给他,他父亲皱紧了眉头,挽起袖子扣上对应的纽扣,不假思索地拒绝了他:“小孩子不能随便玩枪,太危险。”

王源生活在这样一个单亲家庭里,枪支弹药都见多识广,可就是不想将枪一一分类,自从跟了父亲,他便不再去学校念书,和父亲一同住在这所很大很豪华的别墅里。他曾经问父亲为什么他们会有别墅住,父亲淡淡地笑,说当...

 

一个脑洞

——注:与正文《明箭暗枪》相比有变动。

天色已晚,几只老鹰飞过,王俊凯把枪对准了王源,显得有些为难。

“所以你是要杀了我吗?”王源苦笑,在黑夜里眨着那双水灵灵的杏眼,他卷起的袖子扣上纽扣,手臂暴露在空气中,重庆这块地,这块荒山野岭的地方,让人感觉心都在发凉。

他们执行任务很久了,没想过被发现这一天会那么快到来,而王俊凯已经想好了怎么解决危在旦夕的问题,只是握着枪的那只手一直在抖,许久都没按下去。

王源渐渐收住笑容,一本正经甚至戏谑起来,“不过王俊凯,你知道该怎么开枪吗?”

王源五岁那年,周叔交给他一把金色的枪,还教他如何开枪,他非常机灵,一点就通,何况开枪也不见得是多困难的事情。...

 

© 梦冷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