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记忆

 

 

春,夏,秋,冬,人们可能都习惯地把春和秋联系在一块,但却不知,一个夏天和一个秋天在穿越灵魂拥抱彼此。

 

 

记忆.

 

 

是那只孤飞的蝶 迎着风与霞光潋滟

 

于末日残存的天边 夺目地翩跹

 

 

 

“你知道,你是谁吗?”模模糊糊的声音渐渐地传入耳朵,他使劲眨了眨眼睛,感觉头晕眼花,倾盆大雨从天而降,雨滴顺着窗户一点一点地像虫一样往下攀爬,他的意识还没完全地恢复过来,好像活在扑朔迷离的梦境里还未苏醒过来。

 

 

他隐约就觉得,在做什么事情或说什么话的时候,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像应该要有的字迹被一块橡皮擦用力地擦,不留下一点痕迹了,写满答案的纸张交了空白卷。慢慢想要睁开眼睛,耳旁又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

 

 

是打雷了,天空上划破一道明显的痕迹,大街小巷走动的人们纷纷赶着回家。他闻到医院里的那些味道,84消毒液?戊二醛?还是来苏水?他不想纠缠在这些问题上了,眼皮渐渐地被自己抬起,长长的眼睫毛终于颤抖着乍现了。病房里那股药物的味道非常刺鼻,他不禁皱了皱眉,“我在哪?”总算轻启嘴唇把话脱口而出的时候,他感觉稍微放松了一些,但身子还是避免不了被又一阵雷电划过的声音刺激地颤抖一下。

 

 

“看不出来吗,你现在在医院接受治疗。”面前一个戴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的先生平静地望着他,然而手中并没有任何准备的工具,只是心平气和地坐在病床的旁边。他眨了眨双眼,“治疗?治疗什么?”

 

 

回忆如同潮水一样,猝不及防地涨潮的时候轻而易举地将人淹没进旧事里,日复一日的都统统地模模糊糊再想一遍,像是身临其境地再次经历了一次同样的事情,然而退潮的时候则让人不得不怅然若失,像出了门购物回来却是两手空空那样。

 

 

他觉得自己的记忆早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了,甚至混乱起来,杂乱无章,夜沉静下来,好像在等待着一片光明将它撕破一个巨大的口子,彻底捅破它。

 

 

医生显然也皱了眉头,只不过很快就又松开了,他的眼里甚至还浮现出一丝丝笑意,带着安抚的语气道:“没什么严重,不必担心,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是什么?”倒像是初见问候一样,实际上本来就如此,他低下头,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硬是没有被强制性地扫开,他张了张嘴唇:“王……”

 

 

大脑空白的感觉如同灵魂出窍,一下子觉得精疲力尽,像是身处一个伸手不见五指黑暗的房间里,没理由地喘不过气来,他不知道于自己而言现在的情况像不像一场噩梦,如果是的话,那就该早点,该及时地醒来才好,闻着医院中空气里飘着的不好闻的味道,他眯着眼睛思考。

 

 

一个人的记忆像电脑里的几个硬盘,分别存储着不同方面的东西,知识,感情,感受,感觉,很多都停留在硬盘中,但也有被删除的可能,要是一些东西平白无故地消失了,不管是自然消失还是强制性的消失,于那个人而言,生活都将产生改变,哪怕是一点点,甚至察觉不到的改变。

 

 

记忆,在慢慢堆积的过程中其实也算是在消失。

 

 

他握了握拳头,“王……王俊凯?”终于说出了三个字,语气却有点不太肯定,这才注意到医生的身后还坐着一个长相精致的男孩儿,如果没有看错,那样担心的眼神一直都在自己身上飘忽不定。医生刚想说话,却先被那个男孩儿抢先了,他看到这个男孩抿了抿唇,然后开口道:“没错,你就是王俊凯。”

 

 

医生和男孩儿交换了一下眼神,说了几句话后,便只剩下男孩儿和他一个人在病房里。男孩儿伸手勾住他的手指的时候,他显然有点不知所措,最后还是稍微平静下来,又听那男孩儿好听的嗓音道:“我是王源,”顿了顿之后,“你的恋人……”他惊讶地眨眼睛,拼命在脑海里搜索着情感这部分的记忆,但很可惜,一无所获,模模糊糊的记忆让他没办法分辨真假,“你不会是骗子吧?”

 

 

“当然不是,你不记得了?我们以前经常一起吃重庆小面,一起骑车绕着大半个重庆追逐,我们从小时候就认识了,一直到现在。”王源很仔细地在回忆着过往,可王俊凯得到的这些信息对他来说都是新的,而不是重拾起来的往事。他依旧半信半疑,“真的?我记得重庆人都会讲重庆话的。”他说这话只是为了一点点的证据。

 

 

“哈儿!我怎么就不会说了?”王源嘴角勾起,一个温柔无奈的笑容在脸上出现,他思考半天才慢慢消化了他和他是恋人的关系,随后就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我很多事情……都记得很乱,或者说,根本就没记住……所以……”王源见状则是握紧了他的手,坚定的目光跟他四目相对着,“没事,一会儿就出院,我会帮你找回那些记忆的。”

 

 

“嗯。”窗外的雨气势渐渐削弱了,有雨过天晴的预兆。

 

 

满城的雨水,好像要把之前停留在地面上胡搅蛮缠的灰尘扫得一干二净似的,模糊的记忆,错乱的痕迹,他身上裹着一件厚厚的大衣,踩着地面上未干的雨水,他和他的手十指相扣,王俊凯觉得自己的脸有点滚烫,大概是最开始的时候最不习惯吧。

 

 

他被他带到一家店门口前,他眯着眼睛盯着那牌子,上面写着“老兵面馆”四个字,他听王源说:“以前啊,我们经常在这里吃小面,你有一次辣加多了,还呛着了哈哈哈……”回忆的同时,他见王源很自然地笑了起来,沉溺在回忆中的模样被他尽收眼底,“还想再吃一次吗?”王源望着他,他笑着摇摇头,“不了,等我完全记起来一切的时候,再来吧。”

 

 

“是你们,我记得你们。”王俊凯看到店里一个阿姨走了出来,忙里偷闲地准备要跟他们俩聊聊天,王源眼里都是笑意,“阿姨好,过些时日我们再来吃小面。”阿姨微笑着点点头,“你们俩都长高了啊,小源怎么看着样子有点生疏?莫不是忘了我?”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还是有点混乱,他只知道自己是王俊凯,但阿姨说那小名的时候却看着他,虽然这样,他还是极力解释,“不是不是,阿姨我……”旁边男孩儿见状替他说道:“他啊就是急着要去洋人街玩儿,好不容易有大把的时间休息,你说是吧阿姨。”阿姨凑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成年了都,还跟个小娃娃一样,那我先去忙了,你们玩得开心啊。”

 

 

“好,阿姨拜拜!”

 

 

走过一段路之后,王俊凯问洋人街在哪里,好不好玩,王源沉思片刻,“洋人街的每一个建筑都充满想象力,有的房子是倒着建造的,像脱离地心引力;有的建筑外表上涂了鲜艳的涂鸦,有浓郁的后现代风格;即使是很普通的小楼,也会有独一无二特别的地方。还有一些娱乐设置啊,美食啊,总之你会很喜欢的,你以前就很喜欢了。”

 

 

结果到了那儿之后,王俊凯果然很有兴趣,一去就跟王源玩了很多游戏项目,激流勇进,云霄飞车,鬼屋等等,王源没有陪着他玩完全部的项目,只是玩了一半之后,王俊凯见王源有点难受的样子自然就担心起来,上前扶着他,“怎么了?是不是累了?”王源咬着的嘴唇松开,摇了摇头,“没事儿,你先去玩吧,我休息一会就好了。”王俊凯盯着他好一会,在他亲自确认没有大碍之后才自个儿跑去玩大摆锤,而王源看着他越走越远,从口袋里掏出两颗糖,一次性两颗含进嘴里。

 

 

看得出来王俊凯真的很喜欢这些刺激又好玩的游戏项目,好像这些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非常有吸引力,等他终于玩够了之后,拉着王源去吃饭,才知道洋人街的美食确实会让他垂涎欲滴,有一种以前就享受过了的熟悉感,王俊凯突然就开始坚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回以前的那些记忆,那些混乱的记忆一定会变得有规律,有条理性。

 

 

王源看着王俊凯享受着山珍海味的模样情不自禁又笑了笑,拿出手机就拍了一张,王俊凯眨了眨眼,“你干嘛拍我?”王源依旧在笑,眉眼里流露出温柔之意,“看你好看啊。”王俊凯调皮地朝王源吐舌头,“这理由我给满分。”

 

 

“你还记不记得重庆火锅?”

 

 

 

“啊……重庆的东西嘛,应该特别辣对不对?我应该是吃过啦。”

 

 

 

“真是名副其实的吃货,就对吃的方面记得最清楚最多。”

 

 

 

“什么啊,喏,我觉得这个小龙虾也超级好吃的诶!”

 

 

 

那个人舔着舌头,嘴唇油腻腻的模样让他对面的男孩儿咽了咽口水,好像他做一点跟平常不一样的动作都是在撩人,诱惑着人去舔吻那勾人的索吻唇一样,他不由自主就凑上前去,找了个合适的角度亲了一下他的唇。

 

 

他被蜻蜓点水地亲了之后,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通红起来,愣住的样子是在意料之中的,好半天才说话,结结巴巴的,“你……你刚才干什么……”被他可爱的模样逗到,王源舔了舔嘴唇,“就,尝尝小龙虾的味道啊。”

 

 

 

“你就是想亲,找什么借口……”他撅起嘴巴,那样子让王源找不到语言可以形容,“好啦,慢慢吃完,吃完之后再跟你聊一些我们的过去。”

 

 

 

这浮世尘烟  太像是天灵盖上一支箭

 

 

偶获你一吻  竟融成柔软心窝一块棉

 

 

 

饱餐一顿之后的王俊凯心满意足,坐在平坦的草地上,听王源说他们面对的这江是重庆的嘉陵江,王俊凯眯了眯眼睛,“我记得我很喜欢在江边散步。”王源点点头,“是啊,以前好不容易有时间回来了,我们都会在江边散步,吹着风,聊着天,无话不说。”

 

 

“我该是特别喜欢平静的感觉,没有纷纷乱乱,没有人山人海,没有冷嘲热讽,总觉得我以前过的日子和现在脑子里的记忆一样,乱七八糟的。”王俊凯低头思考起来,王源看着他,坐得离他近了些。

 

 

“其实我们之前是歌手。”王源的语气也放得很平和,开启了一场回忆过去的旅途,王俊凯抬了头,望着江水,安静地听着王源继续说下去。

 

 

“我们还一起合唱过很多歌,《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啊,《雪人》啊,《董小姐》啊,《洋葱》啊,好多好多,真正出名之前我觉得就够快乐了,”王源扭头看着王俊凯,“因为和你唱歌,我很开心。”

 

 

“我曾经就想过了,哪怕我们都很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名字,知道我们的能力,做到认可做到欣赏,我最高兴的事情还是最初的,那个已经做好了准备要跟你合唱到永远的我说,即使我们没有红,我也要跟你一直一直唱下去。”

 

 

王俊凯也陷入了沉思中,虽然记忆仍然有点混乱,但出现的画面隐隐约约有他们合唱的影子,一首又一首,两个不一样的声音碰撞在一起却那么默契那么合拍,他转头看着王源的眼睛,“所以最后呢?后来怎么样了?”王源的视线移开了,“后来的我们越来越红,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纳我们喜欢我们,我们陪伴着彼此一直走到出名这条道路上,但我发现,其实出名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那么快乐的。”

 

 

“嗯……道理我都懂,要付出的特别多,还要非常注意自己的行为和言语等等。”王俊凯的手托着脸。

 

 

“出名后的我们虽然深受喜爱,但我跟你合唱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原来一首合唱这样的要求小菜一碟,可之后却是海底捞针,我记得我们时隔好久没有再合唱的那段时间里,还偷偷地在录制的自习室里唱很多首没有经过录制的合唱呢。”王源的刘海被风吹得大半散到了一边,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许微妙。

 

 

天渐渐地就黑了,他们看到天空中出现了第一颗星星,还有已经露出模样来的月亮,僵直很久之后还是王俊凯先说的话,渐渐就开始起了风了,他裹紧了身上的那件厚大衣,“虽然我的记忆现在仍然杂乱无章,但我很强烈地感觉到,我们都想要留住这如同沙漏一样疯狂流逝的时间,想要多看几眼身边那些或许到未来就显得陌生了的面容,想冻结几个让自己感同身受的瞬间。”

 

 

 

“可有些东西毕竟是回不到过去了,所以你刚才说的,退出,是在表达我们已经不是娱乐圈里的歌手了吗?”

 

 

 

“嗯。”

 

 

 

“也好啊,就算回不到过去,不管过去是美好还是残酷,是欣喜还是疲倦,那都已经是往事了,比过去更重要的是现在,比现在更重要的是将来,”王俊凯看着天上的星星慢慢地变多起来,照耀进他的眼睛里,“你刚开始说我们两个是恋人的时候,我确实不敢相信,但现在却是在肯定,很多东西和事情都变化多端,只有我们两个人没变。”

 

 

 

“现在已经很好了,王源,你想在黑夜完全到来之前跟我合唱一曲吗?”

 

 

 

世界上有太多路,太多的捷径,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只是有些路注定是要单枪匹马的,只是在单枪匹马的时候还有另一个人跟你一起持枪骑马,那种感觉应该是无法轻易形容得了的吧。夜幕降临,王源眯着眼睛轻声答好。

 

 

走过很多条路,走过山路,走过水泥路,走过石板路,走过自己挣扎无助到好像失去力气的路,走过被别人否对的路,也跟走过跟你一起经历荆棘和风雨的那条路,即使实际上只有两个人,也不会觉得孤独,在那样一条路上,走着看天空,奔着去看极光,寻着去看世界。

 

 

 

已经很高兴了,有一个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不能再多了。

 

 

 

“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

 

 

 

 

这贫瘠人生忽然似熔岩  沸腾着无由的热恋

 

 

而那明灭的瞬间  照亮不可及处 我便有幸远观你笑颜

 

 

 

一曲终,余音绕梁,娓娓动听,两个人相视一笑。

 

 

 

“其实你被我骗了,我才是王俊凯,你是王源。”

 

 

 

王源又接受了一个突如其来的信息,他眯着眼睛依然保持微笑,“可是,这仍然是属于王俊凯,王源,两个人的故事啊,”他又抬头去看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空,圆月挂在天空上,身旁有很多星星围着陪伴,“王俊凯,我忽然……记起了很多很多事情。”

 

 

“之前坐在这里就记起来了吧?”王俊凯忍不住拆穿,“被你看穿了……这不好玩,你怎么不配合我一点。”他哭笑不得去捏王俊凯的脸,反而被王俊凯压在了身下,那有些慌张的模样被对方尽收眼底,“别仗着比我力气大就欺负我叻!”

 

 

 

猝不及防地就被吻住了,这次并不是上次那样蜻蜓点水的吻,而是偏向温柔的那种吻,却吻得越是让两个人沉溺在其中,一吻过去后王俊凯起身,不得不说脸也跟王源一样红了,他抬起一只手横着遮住自己的半张脸。

 

 

 

“王源,我从来,从来就没有后悔过,喜欢你这件事情,不是一种错误而是一种选择。”

 

 

 

“我也是啊,遇见你是个意外,喜欢你是个选择,是我当初毫不犹豫选的。”

 

 

 

哪一点纤弱萤火  折入深渊

 

 

我听闻有那二字  曾辗转悠悠之口

 

 

被摩挲得抵死温柔

 

 

 

曾经设想过是不是年少轻狂,是不是无可救药,是不是顽固不化,但都不是这样的,流逝的时间越来越多,他对他的喜欢越来越明显,逐渐变成一支笔在空白的纸上面写上“真心”二字,从来不是入戏太深,从来也不是宠而不爱。

 

 

就算经历了那么多次的争吵,那么多次的悲欢离合,最终的尘埃落定才是最为重要的。

 

 

分分合合,曲曲折折,谁也不会预言成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离开又相聚的那段时间,冷战又和好的那段时间,他们都没有真正迈步踏入对方的那一整个心里,不过还好,最终,彼此的心就只容得下对方了。

 

 

 

“你终于来了,我终于还是找到了你。”

 

 

 

在他的记忆里,他曾经看过一本书,里面有一段话是这样写的——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这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阳光一般的人,温暖而不炙热,覆盖我所有肌肤。由起点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贯彻未来,数遍生命的公路牌。

 

 

 

 

“嘿,你知道吗,这个人,是你。”

 

 

 

“我早就记起你来了,在我的记忆里,你不混乱。”

 

 

 

END

 

 

文中加粗黑体字选自歌词/书中,歌词有所改动。(王源的记忆障碍是突然发生的,退出娱乐圈后因为之前训练过度而导致。前部分王源误以为自己是王俊凯,王俊凯将错就错说自己是王源。)

 

 

写不出多动人的故事,其实我自己也感觉写得很乱吧,但希望自己表达得还是够清晰了。他们在彼此心里是特殊的存在,希望这样的存在能一直常驻保留,一直陪伴着彼此到最后吧。

 

 

评论(14)
热度(115)
  1. 映在星星中的喵咪梦冷诺 转载了此文字
 

© 梦冷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