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明箭暗枪(一)


明箭暗枪(一)

金光闪闪,奇珍异宝。

这是五岁的王源拿到那把枪时浮现出来的第一印象,他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踮起脚尖试图想要拿到桌上的东西,他的父亲见状快步走过来,在王源还未碰到的时候及时将那把枪夺了过去。

诱惑。

王源对这把枪非常好奇,他在父亲面前嘀咕了几句,便张口跟他讲,能不能把枪送给他,他父亲皱紧了眉头,挽起袖子扣上对应的纽扣,不假思索地拒绝了他:“小孩子不能随便玩枪,太危险。”

王源生活在这样一个单亲家庭里,枪支弹药都见多识广,可就是不想将枪一一分类,自从跟了父亲,他便不再去学校念书,和父亲一同住在这所很大很豪华的别墅里。他曾经问父亲为什么他们会有别墅住,父亲淡淡地笑,说当然是赚钱买来的。

只是他压根不知道父亲是靠什么来赚钱的,他也没多问,好奇心在某个时候停止下来,他怕他父亲说他多管闲事。父亲每日早出晚归,家里一直都是苏姨和周叔在管理,包括照顾仅仅五岁的王源。

王源问这两个管家关于父亲的一些深入具体事情,苏姨和周叔都很有默契地闭口不说,就像是父亲早就已经预料到小王源好奇心重,所以特地让他们封了口一样。王源有时候想亲自跟上父亲的脚步,看看他是在哪里工作的,只是周围一直有人在管教着,久而久之也就放弃了这个念想。

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社会下,他被管家们唤作“少爷”,这样一个称呼已经好久没再出现,如今重现江湖,王源自己倒也不介意,也不是什么对他没礼貌的称呼,随他去吧。尽管好奇心尽量说收就收,但从那把金色的枪出现在王源视野里的那一刻,那就不能说是好奇心,而是一种占有欲。

苏姨给王源倒了一杯牛奶,亲手做了三明治给他吃,王源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苏姨,把周叔叫过来把,我有事情和他谈。”其实五岁,这样的年龄虽然脱不尽年幼的稚嫩,但王源比起同龄的孩子来讲,更加成熟,内心世界也更为丰富。苏姨疑惑不解,他在想为什么自家的少爷一定要叫上周叔谈话而不是跟自己。

也罢,事后再跟周擎问个清楚吧,苏姨心里嘀咕着,退下去把周叔喊来。王源没什么食欲,牛奶和三明治没沾一口,他也不懂为什么对那把金色的枪如此感兴趣,等周叔安排好其他事情过来的时候,他才勉勉强强喝了一口牛奶,舔了舔嘴唇。

“少爷,什么事情?”对一个五岁的小孩儿称呼少爷,其实本不是周擎的作风,可相处一段时日,他觉得王源与其他孩子截然不同,只是不知道话该从哪里讲起这样的不对劲。王源抬手托着自己的脸颊,轻启嘴唇道:“周叔,您知道我父亲有一把金色的枪吗?早上他放在办公桌上的。”

周叔自然警觉起来,他知道王源的父亲只有他一个儿子,万一他对枪起了什么歪心思,那万万不可,虽然从小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背景下,见多了枪,可王源从没这样直白地向他说过关于枪的事情。他知道这孩子渐渐地就不再把心思都透露给他的父亲知道,大概是已经预料到了后果。

“不知道,家里的枪都是单一色,黑色,哪有什么金色的枪?少爷不会是看错了吧?”周叔觉得他的手心都要出汗了,因为王源此刻的眼神非常严肃,像一只随时都会扑上来的猎豹,完全没有小孩子该有的天真。

“周叔,昨晚十一点我没睡,出了房间听到您和我父亲在房间里谈话,”他眯起眼睛,“门缝开得很小,但我没有近视,那把枪就是金色的,您也亲眼见到过。”周叔一瞬间觉得王源是他猜也猜不透的人,王源说出口的那话句句属实。

“少爷,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你的眼睛。”周擎本不想要就此妥协的,他放弃了狡辩的机会,因为他知道他说不过王源。王源轻轻点头,“您应该知道,我想要干什么了吧?”

“少爷,小小年纪动枪就是玩命,这并不是玩笑。”周擎认真地回答他,他知道万一给了王源枪,那就是带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王源的手指摩擦着桌面,“是,我知道不是玩笑,”他抬起眼,“只是周叔,您教我如何用枪,加上我谨慎行事,事情可没那么困难了。”周擎没想过王源是有备而来的,他说的话没有多少犹豫,全是胸有成竹。

他哪次说得过自家少爷的?王源也从没输给他过。他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少爷,三思吧,您父亲是不会答应的。”他说的话带着肯定,因为他知道王源的父亲不到一定的时候是不会同意王源涉及枪支的。王源微微皱了眉头,“周叔,您尽管放心,父亲那边我会搞定,只是您也要帮帮我。”

“我用枪不是不怀好意,而是别有用心。”听到王源这句话,周叔有点想笑的感觉,区区五岁的孩子罢了,怎么个别有用心?他还是井底之蛙,没经历过多残酷黑暗的事情,也没去社会上亲自闯荡,小小年纪,年幼无知罢了。

“少爷……”他还想再说什么,只是王源没去再动餐桌上摆放着的早餐,也没给他这个机会,他站起来,“我已经决定好的事情,请您不要再阻止了。”周擎叹了口气,到底还是说服不了他,只能在王源父亲那儿姑且帮帮王源。

只是他并不知道王源要那把枪到底要做什么,他口中的别有用心又是具体指什么,很多疑问在周擎心里盘旋,只是最后都没问出来,他觉得这样一个小孩真的太难猜透了。

“怎么了?”见王源已经回了房间,在暗处看了很久的苏姨解了围裙走过来,虽说已经盯了很久,但依然不知道两个人的对话内容。周擎看着王源几乎没动的早餐,回答道:“他似乎比我们想象得还要不一样。”

王源倒是胆大包天,趁着父亲出门,在父亲房间里翻箱倒柜地寻找那把枪,只是找到的枪都是黑色,各自也看不出多少分别来,他挠了挠头,如果找不着,那一定是被父亲给带走了。他父亲出门没带其他枪,唯独带上了王源恰巧中意的金色枪,王源心知那把特别的枪对父亲的重要性。

只是他依然想要,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渴望那把枪,平日里他见多了枪,也并不见得自己产生多大兴趣,他想,也许是因为感觉不同,颜色不同才导致他强烈的占有欲产生。


“少爷,那枪已经被带走了。”周擎推门而入,消化了些许的诧异。


“抢回来。”


闻声,周擎微微一愣,手心握出了汗,感觉气氛一下子就变了,还从没对一个小孩儿紧张成这样。

王源的眼睛似乎在黑暗的房间里变成了红色,果真如同一头年幼却非常有力量的猎豹,可他自己并不了解,他没有仇人,他没有参与战争,只是他中意那把枪。

他头一次知道,原来一把枪也可以有这样的诱惑,促使他想要不断靠近,不断摸索,碰上枪支,装上子弹。然而这根本不是五岁孩子应该要有的想法。这件事情对后来的王源来讲一点也不简单,是他人生转折的关键,无非是转得太快,难免要出差错。

这就是一条不归路的开始,他的两只脚已经快要踏上这条无法回头的路。


TBC


评论(4)
热度(57)
 

© 梦冷诺 | Powered by LOFTER